健博通:苏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苏轼是北宋时期成就最大、影响深远的著名文学家,书画家健博通。他是因创造出乐观的理智诗境,而确立了宋诗格调的诗人。

苏轼出身于一个封建知识分子家庭。他自幼好学,加上良好的家庭教育熏陶,故具有深厚的文化修养。二十一岁中进士,踏诗入仕途。当时,正是北宋社会危机四起,各种矛盾日益加剧的时代,一场改变的风暴正来临。苏轼也成为其中一员,写出了《进策》、《思治论》等文,提出一些革除弊病的要求和措施。但他的认识是肤浅的,没抓住“弊病”的要害所在,从而暴露了他的思想矛盾和守旧。故王安石推行新法时,苏轼站在以司马光为首的旧党一边,攻击新法。因而被贬杭州、密州等任地方官,复因诗文得罪朝廷,被捕下狱。出狱后为黄州团练使。元祐中,旧党执政,召还任翰林学士等职,又与旧党发生分歧,再次外调杭州。到新党得势,又被贬惠州、琼州(海南岛)。一一OO年,遇赦北还。此年,死于常州途中,时年六十四岁。

纵观苏轼的一生,虽说他在仕途上屡遭打击,锦纶满腹,却怀才不遇,当政者没有给他施展才华的机会。但苏轼在文学创作上取得的辉煌成就是多方面的,这些成就,成为北宋诗人革新运动成功的标志,并使他取得当时文坛领袖的地位。

苏轼同父亲苏洵、弟苏辙同列“唐宋古文八大家”。他的散文,平易自然,文从字顺,反映了宋代古文运动的基本要求和发现方向。他的历史论文和奏议,如《上神宗皇帝书》、《贾谊论》等,明晰透辟,富于雄辩。他的山水游记,如《超然亭记》、《石钟山记》等,把描写、叙述、议论三者融为一体,结构工巧,笔致凝炼,姿态横生!他的赋,如《前赤壁赋》、《后赤壁赋》等,对传统手法灵魂运用,文情酣畅,舒卷自如,象优美的散文诗。他的书札简帖也写得亲切有味。苏轼又是个杰出的诗人。他的诗,现存四千多首,题材极为广泛。最主要的,一是反映民生疾苦、抨击社会流弊。在《荔枝叹》中,对贪婪残暴的统治者加以无情鞭挞:“十里一置飞尘灰,五里一堠兵火催。颠坑仆谷相枕籍,知是荔枝龙眼来。飞车跨山鶻横海,风枝露叶如新采。宫中美人一破颜,惊尘溅血流干载。”在《吴中田妇叹》中。他描述了“眼枯泪尽雨不尽。忍见黄穗卧新泥”的灾年真景,表现了“悲歌为黎元”的可贵精神。而是写景咏物,抒发情怀。写景诗如《惠崇春江晚景》: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蒌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。”寥寥数语,勾勒出初春的景色,给人以生意盎然的情趣。咏物诗如《红梅》,《双石》等,借物抒怀,真挚感人。在艺术上,苏轼的诗有独到之处。不少诗用浪漫主义手法,以奇妙的想象、出人意表的夸张,把形象描绘得传神生动。有的诗,在司空见惯的事物中,突然揭示出深刻的哲理,使人豁然开朗。有的又以议论为诗,矜才炫学,流于议论。

如果iphone手机支持5G的话,你还会换手机吗?为什么?

今明两年的新款iPhone有着不少疑点:方形的后置三摄到底会让人有多不适应?刘海还会不会留下?而最大的悬念,恐怕还是iPhone何时会支持5G网络。

健博通:苏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健博通:苏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健博通:苏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健博通:苏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5G网络的正式使用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。大洋彼岸,多家国际运营商的5G网络已经小范围投入使用;这一侧的中国大步迈进了5G商用,最早入网的5G手机华为Mate 20 X(5G)也将在8月上市。

健博通:苏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健博通:苏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我们的手机要如何使用上5G网络?自然就成了铺天盖地的5G消息下人们心中共同的疑问。答案也很简单:必须要更换手机,才能使用5G网络。

健博通:苏轼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于是乎,iPhone以及其他手机将会怎样支持5G,开始被不少人惦记起来。

苹果不能错过的2020年

常常爆料iPhone消息的老朋友,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带来了他的新预测:在2020下半年登场的三款iPhone手机,都将支持5G网络;至少两款的5G功能更为全面,将同时提供对Sub-6GHz与mmWave两种不同频率规格的支持。

花10亿美元重金收购英特尔基带业务之后,苹果的5G iPhone研发资源自然有了进一步提升,最终产品也会拥有更多特性。结合这一改变,郭明錤还对2020年的5G手机市场格局做了大胆猜想。

届时1700~2400元人民币价位的安卓机会普及5G网络功能,预计在同一时段登场的新款iPhone,必然将提供对5G的支持以保持其作为高端手机的竞争力。5G相关功能的到来,还将帮助苹果在AR这个酝酿已久的新品类上搭建生态。

郭明錤的推测并非毫无根据,对苹果供应商的出货量预计,是未来iPhone形态和生产规模的有力证据。稳懋和博通承担了苹果手机PA芯片的供应工作,他们可能会在2020年为iPhone提供约6亿颗PA芯片。

这与当前iPhone的生产销售规模相当,足以看出苹果将为全线产品提供5G支持的打算。苹果如此大手笔也有因可循,原定于今年推出的英特尔5G基带XMM 8160因故推迟到2020年,使得苹果短时间内无法使用5G基带,还要多等一年才能推出5G版iPhone。

而2020年又是5G投入应用后关键的一年:首先5G的规范将进一步确定,然后随着全球运营商开始正式启用5G网络,越来越多的手机厂商会推出自家的5G手机,逐渐覆盖到高中低各个价位段。

如果这个时候苹果还无法推出支持5G的新款iPhone,想要尝鲜5G网络的用户群很可能会因为这次的迟钝而转投安卓阵营,进而导致iPhone出现明显下滑。如此情形,多半是苹果所不愿见到的。

中国定制?或有廉价版5G iPhone

无论是苹果收购英特尔基带业务后得到的XMM 8160基带,还是高通推出的新一代5G基带骁龙X55,两款产品都支持SA、NSA组网、Sub-6GHz与mmWave(毫米波)两个不同的频段规格。5G iPhone使用其中一款基带,都有可能实现全球范围可用的5G全网通。

郭明錤却提出了与全网通思维相悖的观点:在旗舰机型会同时支持两种频段的前提下,苹果明年可能会针对中国等市场,推出仅支持Sub-6GHz但外观保持一致的5G iPhone产品。

这是怎么回事呢?还得从Sub-6GHz与毫米波的特性说起,虽然都是5G标准中使用的网络频段,但两者并不同时兼容。Sub-6GHz信号传播更广,在户外和城市都有不错表现;毫米波能够让5G的网速上限大幅提升,但是穿透性不强,如果基站少了容易信号差。

正是因为存在不同的特性,在手机厂商想让旗下的产品同时支持两种频段的时候,势必会增加芯片、天线等组件的研发成本。对于网络建设、运营厂商来说,这份成本也同样存在,而这些开销最终会通过价格转嫁给消费者。

由于不同的政策,各国在5G网络搭建中选择了不同的频段,中国以Sub-6GHz为主,而美国则走上了毫米波的道路。要是想让手机在各国通用,就得支持两种频段,进而使得售价水涨船高。但如果仅支持一种频段,那么手机的最终售价可以得到控制。

我们现在都知道,中国是iPhone销售的重要市场,苹果肯定也不愿意错过5G带来的换机潮。可无论哪国消费者,大家对价格都存在着敏感情绪,如果苹果只推出支持两种频段的“万元iPhone”,就有可能造成叫好不叫座的尴尬。

推出仅支持Sub-6GHz的5G iPhone,成了一个看起来可行的解决办法。既能让iPhone支持到最新的网络,又能有效降低售价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而且这并非是在单一国家可行的方案,在其他使用Sub-6GHz的国家或地区,也能让苹果获得尽可能多的用户。

手机因支持频段有区别而推出硬件不同的版本,其实并非第一次。我们当前使用的产品中就存在着如此现象:4G网络在各个国家地区以不同的频段运行着,如果手机支持所有频段,研发费用同样不菲。

至于为什么现在4G手机到了国外同样能使用,是因为使用的4G网络中存在兼容的频段。到了5G时代,Sub-6GHz与毫米波使得这样的兼容可能不复存在,手机没有同时支持两种频段的话,就只能委屈使用4G网络了。

增强现实,苹果的5G野心

近几年来,陆续有苹果研制自动驾驶汽车的消息传出,这个大家伙之外还有个小玩意可能到来,那就是苹果的增强现实(Augmented Reality、AR)产品。

大大小小的传闻中,我们可以拼凑出苹果AR产品可能的形态:会是类似于眼镜的头戴式设备,拥有一定的计算能力,需要依靠iPhone来使用全部功能;AR眼镜最终会在2019年底,或是2020年上半年与我们见面。

软件阵容上,苹果也可以说是未雨绸缪,早早就推出了应用于iOS设备的ARKit。两年下来我们见到了数款AR游戏、应用,虽然离真正的爆炸式增长还有距离,但iOS内置的测距功能就已经展现了AR的实用性。

苹果押宝AR,终究还是为了抓住移动设备的下一次进化。

苹果电脑不用多说,在全球PC市场增长缓慢甚至倒退的情况下,能保住一亩三分地一属不易;改变了手机的iPhone依旧火爆,突破性进化在近几年的缺位,也暗示了智能手机的形态进化在这一阶段即将到头。

如果苹果没能在移动设备下一次进化时抓住机会,那么它很可能也重蹈已经逝去的手机品牌的覆辙,成为互联网上回忆文章、视频中的常客。苹果看上AR的原因也很简单,将现实中的事物以新的形态呈现,并且可以无缝呈现信息的方式,或许就是作为信息展示设备的手机的未来。

苹果多方面的改变也在暗示着相关的动作:新闻、视频节目、游戏内容等服务的推出,让iPhone并非是唯一能使用苹果生态的设备;Apple Watch、MacBook在软件功能上的更加独立,也使得苹果生态的核心发生了转移。

似乎一切都已经就位,只等那个点燃AR导火索的火星出现。受限于单机的性能和与外界的交互能力,现在的旗舰产品Hololens也只是个在特殊场景使用的玩具。不过5G的诸多特性,可能会是当前AR设备问题的最佳解法,让AR大范围使用成为现实。

高带宽使得AR的画面渲染可以在云端进行,不被本地的孱弱限制住;低延迟让人们可以走出Wi-Fi的狭小范围,在外面也能身临其境地使用AR;大容量则能让更多的设备加入到AR体验中,增强现实不再只是固定对象的独角戏。

iPhone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,AR在这之上再度进化,甚至能颠覆人们接触世界的方法。

这一切看上去都十分美妙,不过在那一天到来之前,我还是有些疑问:小体积设备的续航问题,究竟该如何解决呢?